妈妈的味道(三)钦差大人

来源:佚名 人气:31573
我爸的官越做越大,我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最近我爸把一个大工程包给了一个包工头,我妈也念叨着我在外地怕我乱来,总想找一个人看住我,照顾我的饮食起居,那个包工头一拍即合。我工作的这个城市有他的一个房地产项目,他也想把他老婆踢远点,别整天跟着他。听说他老婆生了四个闺女,没有生儿子,他在外面包了女人帮他生了儿子。这次借照顾我的名义,把他老婆搞到我这地方,名义上他老婆住的四房两厅不是我的,我只是借居在那里的,实际上就是那个包工头孝敬我爸的,这就是现在的官场交易。     我不喜欢这个女人,总是摆出一副钦差大人的面孔,动不动就搬出我妈叫她如何如何,我的那两位阿姨也不想过来住,她俩还住在我原来的房子里,我也经常会去放松一下,这里被这个钦差大人管的太严。     那天一大早我回到原来的房子,我们做饮食的一般要十点多才上班,开了门见王姨正做准备出门。     我就说:“王姨,这么早回去干啥?”     “我不能因为有你就可以偷懒的,你救了我我更要好的报答你,不能往你脸上抹黑。”王姨说到。     我楼着王姨亲亲她,她也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深深的亲着,过了一会她说:“我得走了,要不是迟到了,月环今天休息,还睡着呢。”    送走王姨,我走到房里,见月环还在睡着,我手伸到被子里玩弄着她的乳房,她没有动,任由我玩弄着,我知道她醒了,只是装睡由着我玩吧了,我又伸手抠她的下面,这次她忍不住了把手伸出被子外面,抚摸着我的茎茎起来。     我打趣到:“你不是睡着了吗?”     月环闭着眼说:“我在梦里呢。”     我笑着问她:“月环姨,你咋有个那么漂亮的名字,不像山里人的名字啊?”     月环还是不睁开眼睛,一边用手玩弄着我的鸡鸡说:“我爸是村里的教书的,我生那天刚好是月环食,所以就起名叫月环了。”     我央求到:“你帮我脱了裤子再玩,我都开始吐东西了,搞的内裤沾沾的。”     月环还是闭着眼睛说:“你以为我是你王姨啊,没有一点女人的精持,见到你就要跟你爱爱,你要想和我的话就自己脱。”     我气气的说:“你等着。”     我把手抽回来,很快的脱了裤子,见她还是闭着眼,我就骑在她的头上,把茎茎伸到她的嘴边,她一开始还不知道是什么,用嘴亲了亲觉得不对,睁开眼一看才发现刚才她亲的居然是我的龟头。     她惊讶的叫到:“小刚,你做死啊!怎么可以把那东西伸到我嘴里呢?”     我笑着说:“月环姨,你没有听过口交的吗?”     月环羞的满脸通红挣扎着,但被我压住不能动弹,她说道:“那里是拉尿的地方,可脏了,怎么可以弄到嘴里呢?”     我切了一声:“真是乡下人,我让你享受一下口交。”     说完我掀开被子,像6,9式那样脱了她的裤子,用嘴亲吻她的下面嘴唇,因为睡了一晚,女人下体的那种特别的味道还比较浓,我开始亲着外面而后用嘴分开她的那两片薄肉,吸吮着里面。    月环央求到:“小刚,那里脏的,别用嘴亲啦,我好兴奋了。”     我把屁股往她头靠过去,把茎茎放在她的嘴上,月环已经兴奋的顾不了那么多了,也学着我的样子含住我的茎茎口交起来,我好快也兴奋起来,我没有像网上那样射到她口里,而是转过身来,把兴奋的硬棒槌插到了她的洞穴里,刚才口交已经很兴奋了,抽弄了没有多长时间就射了。    缓过气月环赶紧到卫生间漱口,一边说:“你们城里的年轻人咋这样的?用嘴搞那玩意,不脏的吗?”     我笑着说:“人家还在嘴里射精呢。”     月环瞪着我说:“小刚,咱们以后不这样,我受不了。”     这天送走街道检查的官员,我有些醉的回到借住的家,知道那个女钦差又会絮叨我了,我专门装的醉的不行的样子要整一下她。一开门我假装醉的就搂着她,她惊讶的叫到:“小刚,你怎么能这样搂着阿姨呢?看来是喝多了,以后别这样喝,对身体不好的。”     我假装要吐,还吐了一些到她衣服上,她生气的把我扶到沙发上躺好说:“小刚,别动啊,我去换件衣服,看把我的衣服吐脏了。”     说完赶紧到她屋里换衣服去了,我也轻手轻脚的跟了进去,她急急忙忙的进屋,也没有关门,我在后面看着她脱衣服,毕竟是包工头的老婆,有的是钱,文胸比我那两个阿姨漂亮多了,因为是晚上戴的,是全蕾丝薄透的那种,文胸肩带都是蕾丝的,肩带上还订上两朵花。     她脱下上衣看了看摇摇头,就弯腰在抽屉里拿一件干净的衣服准备穿,一抬眼看我在那里看着她换衣服就嚷道:“小刚,你怎么可以偷看阿姨换衣服呢?”     我装着醉的说:“阿姨,你不是叫我跟着你进来换衣服的吗?”     她一边赶紧穿衣服一边说:“看来真是醉了,我叫你躺在沙发上别动。”     我听她说躺,就躺在她的床上,她拉我起来说:“小刚,这是阿姨的床,你不能躺在这里的。”     我站起来搂住她,她又说我:“都说你不能搂着我了,我是你张卿阿姨。”     我放手,顺势瘫倒在她脚下,倒下的时候还顺手把她的睡裤拉了下来,睡裤是橡皮筋的,一拉就下来了。    她大声的嚷道:“啊呀!你吧阿姨的裤子拉掉了。”    她的内裤也是透明的粉红色那种,她赶紧去用手提她的睡裤,但被我抱住了腿,提不上来。    她用哀求的口吻小声的求我:“小刚乖,咱们到你自己床上去睡好吗?”她扶起我一个手还不忘提她的睡裤,我心里好好笑。她扶着我到了我自己的房间,把我放倒在我的床上,一边帮我盖被子一边又说:“我来的时候你妈就千叮嘱,万嘱咐的给我说,要我看住你,照顾好你,不能让你乱来。”     我最烦这种的说教了,所以才离爸妈远远的,现在又派来个钦差大人到我身边,刚才想戏弄一下她的心情都没有了,一转身不理她了。     她见我睡了就说:“小刚,你在这里睡啊,有事叫阿姨,我去洗一洗,被你弄了一身酒气。”     听着卫生间传出阵阵的水花声,本来已经消了的戏弄她的心又燃起来了,我轻轻走到她的卫生间门口,家里边卫生间的门很少会从里面反锁的,我一拧门把手开了门,她见我进来一边用手遮住上面和下面,一边惊恐的说:“小刚,你想干什么?我可是你阿姨啊!”    我没有理会她,而是从裤裆里掏出茎茎对着坐厕拉起尿来。    她羞怒的说:“小刚,你怎么不到你自己的厕所拉尿呢?喝成这样,厕所都走错了。”     我望着她说:“拉个尿都要被你管,真是钦差大人。”     她羞怒的说:“阿姨正洗澡呢,你进来阿姨的身子被你看了,你知道羞耻吗?”     我把鸡巴对着她说:“你也看到我的了,那怎么说啊?”     她没有好气的说:“好了!好了!赶紧拉完回去睡觉。”     过了几天我一回去,她不知道在那里拿了几张宣传防治艾滋病的宣传单张告诉我说:“小刚啊,以后千万不要在外面沾花惹草,不要去找妓女啊,你妈可是让我看住你的,要是惹了什么艾滋,梅毒我可没有办法跟你妈交代。”     我戏弄她到:“卿姨,我是成年人,你也知道的,要是有那方面的要求怎么办啊?”     她看着我说:“所以要赶紧找个好姑娘啊,也省得你爸妈操心,也省的我在你身边絮叨。”     我说:“那么容易的,说找就找到的,一个男人有哪方面的想法很正常的啊,你说有什么办法?”     她羞红着脸说:“那你就自己用手撸撸手淫一下解决啦,但不能经常搞的,伤身体的。”     我哀求到:“卿姨。我试过几次,都射不出来,搞的反而很累,你能不能帮帮我啊?”     她羞的大红说:“那些事情都可以让阿姨帮你的吗?”     我继续戏弄她到:“你不是我妈派来照顾我的吗?这些小事都照顾不了我,我跟我妈说换个人来算了,你老公也是的,向我爸妈推荐你来。”     她解释到:“不是阿姨不肯帮你,是这些事情阿姨不好意思帮你的。”     我说到:“我又不是叫你跟我做爱,发生性关系,只是叫你教我怎么手淫则,你又是过来人,对于你是小事啦。”     她没有好气的说:“好好,我帮你,但千万不能给你爸妈说,更不能给我老公说的啊!”     我回应到:“行!我不跟他们说,你老公在外面包了女人你不是不知道,你还对他那么痴心,真是犯贱啊。”     她叹气到:“女人就这样啦,苦命。”     我笑着说:“你大把钱,你都苦命?”     她对我说:“你脱裤子啊,不是连裤子都不会脱的吧?那说好啊,你不能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可要叫非礼的。”     我没有好气的说:“行啦!看把自己说的成圣女了,也不看看自己多少岁了。”     我脱了裤子,她又拿来纸巾和一条绳子说:“不能全信你,要绑住你的手脚,否则等一下你对我不轨怎么办?”     我笑着说:“卿姨,你什么时候也会SM了.”     她问到:“什么SM?”     我一边被她捆住手脚一边说:“这就是SM”。     我仰面躺在沙发上,她用手握住我的茎茎上下撸了起来,我强忍住心里的性奋,想着其它事情,要不是很快就射了。     她笑着说:“小刚,你的鸡巴没有我老公的大,看来还是个孩子。”     我戏弄她到:“是没有出去搞女人,不像你老公那样乱搞,才练到那么粗大的,那家伙粗大是练出来的,就像手臂一样,越练越粗。”     她生气的用手拍打了我的阴茎一下,我假装好疼的叫喊起来,她赶紧爱抚的摸着我的茎茎说:“谁让你提那个坏蛋的,以后不准在我面前提他。”     我的茎茎在她手里玩弄了好久,终于忍不住射了,她熟练的紧紧松松的握住我的鸡巴,和阴道的收缩一样,看来是老手,熟妇就是熟妇,射完了她又用湿毛巾帮我擦洗干净整个鸡窝,一直等我的茎茎都软了才解开绑我的绳子,可能怕我对她不轨。     我笑着说:“卿姨,这次可是你玩弄了我哦。”     她羞羞的说:“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拉着她的手说:“逢管咋说,谢谢你啊,下次还找你帮忙哦。”    她低着头说:“这样的事都可以有下次的?你知道咋弄还不自己解决?”    我说到:“我的卿姨,你看这次你那么熟练都搞了那么久,我从来都弄不出来的,下次你一定还要帮我。”    她瞪了我一眼说:“你真是我的克星,行,谁让你妈叫我来照顾你啊,连这些事情都要我,说出去我可怎么见人哦。”    我逗她到:“卿姨,你玩弄了一个小鲜肉的鸡娃子还说这样的话,知道害羞吗?我要告诉你老公?哼!”    卿姨怒怒的瞪着我说:“行了!小祖宗,以后还帮你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