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味道 (一)捡了个女人

来源:佚名 人气:22774
人家说官二代游手好闲惯了,不愁吃不愁的,我不想整天罩在这个阴影下坐吃山空,更不想一天到晚看着父母在外面一套,在家里又另一个模样的样子,就自己跑了出来闯一番天地,学了烹饪而后又在爸爸的关系酒家里干了几年,后来干脆跳出来自己干,开了间妈妈的味道餐厅,干的不错,也很红火,心里想着我就请些妈妈级的人在餐厅里,这样让食客更加有妈妈的感觉。     这天中午收档后回到我自己一个人住的房子,在楼下看到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在楼下蜷缩在那里要饭,已经好几天了。我一下起了恻隐之心就过去问她:“阿姨,你怎么整天在这里啊?怎么不回家啊?”     那个要饭婆望着我说:“老公找了一个二奶,把我赶了出来,说我不会生娃,我两天没有吃饭了,你可怜可怜我吧。”     我就把她带回家,拿了面包给她吃,还把桌上的苹果递给她。她狼吞虎咽的吃着,我劝她说:“慢点,阿姨,别噎住了”。     那个要饭婆头也顾不的抬说:“谢谢你孩子,我都饿的快不行了,顾不的那么多了,从乡下出来到城里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吃完了就走,真的谢谢你了。”     我可怜的望着她说:“阿姨,你就别走了,我看你也没有地方去,以后就留在这里好吗?”     那个要饭婆赶紧放下手里的面包,跪在地上给我磕头,我扶起她问到:“阿姨,你叫什么名字啊?”     她抬头告诉我说:“山里人也没有什么好名字,叫王四妹,家里姐妹多,父母早早就把我嫁了出去。”     我又问到:“王阿姨,你几岁啦?”     她说道:“三十九了。”     我笑着说:“比我妈小两岁,可以做我妈的。”     她赶紧说:“孩子,那可使不得,你是我的大恩人。”     吃完饭我叫她洗干净身子,我也没有女人穿的衣服,就给了几件我的衣服给她。从卫生间出来她像换了一个人,刚开始我捡她回来的时候说五十都不过,现在也就三十多些吧,要是像别的女人那样画画状,就更年轻了。     我笑着看着她说:“王阿姨,你像变了一个人了,我现在去睡一会,你在那个抽屉里拿钱,还有一套房门的钥匙,到旁边商店里买些你喜欢的衣服穿,你就当这是你家吧,我很晚才会来的,晚上你自己吃饭,我喜欢喝绿豆糖水之类的,你晚上煮些等我回来喝。”     晚上和几个哥们喝了些酒把家里还有一个中午捡来的女人的事给忘了,浪浪沧沧的回到家,掏钥匙在门上找钥匙孔的时候,门自然的看了,看着眼前的女人我愣住了。     王姨赶紧扶我到沙发上坐下,又到厨房拿绿豆糖水给我喝,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我中午捡了一个女人。    我笑着接过绿豆糖水说:“王姨,你好像换了一个人了。”    王姨笑着说:“这也是托你的福,中午我还是在地狱里呢,现在已经是在天堂里啦。”    我一边喝着糖水一边说她:“王姨,你买些漂亮些的衣服,别省着花。”    王姨看着自己的身子说:“这已经很不错了,一个山里婆子那能穿的那么漂亮,那不成妖精了。”    正说着,我一阵酒气上来,吐出来的食物刚好就吐在了自己身上,王姨赶紧帮我收拾。    我摆摆手说:“对不起,王姨,几个哥们到我餐厅吃饭,只能陪着喝了,让你见笑了。”    王姨说:“这活说的,你是我的大恩人,这辈子做牛做马都还不清,这些算什么。”    我一边往卫生间走一边说:“王姨,你以后叫我“小刚”吧,别恩人前恩人后的啦。”    还没有走到卫生间,腿一软就坐到地下了。王姨赶紧扶我到卫生间,到卫生间我还有些清醒,我摆摆手说:“王姨,让我自己来。”     王姨出去收拾我吐的东西,过了一会见我没有动静就过来看,见我光溜溜的坐在卫生间的地下,王姨赶紧过来打开热水器帮我洗澡,又搬了一张小凳子让我坐着,怕我醉了站不稳。    我被热水一冲有些清醒,但酒后更有些意乱情迷,我任由她帮我洗着,她的脸也泛着红晕。    我看着她说:“王姨,你有些像我妈。”    王姨一边给我洗着两腿之间,我岔开腿让她洗着,她说道:“你是喝多了,都说胡话了。”    我的那根东西经她的洗弄,开始越来越硬了,慢慢竖了起来,我赶紧夹紧双腿,把那东西藏在两腿之间,她也红着脸笑着。    我亲了亲她的脸,他羞涩的说:“小刚,你真是醉了,把我当成你女朋友了吧。”    一边说着也洗完了,王姨用毛巾帮我擦干净,扶我到床上,帮我盖上被子,又拿了一个脸盆放在床边,搬了张小凳子坐在那里。     我迷迷糊糊的问她:“王姨,你坐在这里干啥?”     王姨说:“怕你又吐了啊。”     我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说:“坐着多辛苦啊,上床一起睡啦。”一边说我一边掀开被子。     闭着眼睛也没有看王姨的表情,我也迷迷糊糊的,感觉她躺在了我的旁边,又帮我把被子到处掖好,我搂着她的脖子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几点了,我醒来要尿尿,发现我搂着王姨,王姨也醒了,王姨见我醒了说:“我早醒了,怕一动把你弄醒,你要喝水吗?”    我亲了亲她的嘴说:“我想拉尿。”    王姨红着脸说:“喝醉的人真有力,你放开手让我拿个盆就在床边拉吧,别走到厕所又趴下啦”。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还搂着王姨的脖子呢。     我笑了笑放开手,她转身到床边拿起那个盆,又扶着我起来,我软软的站在床边,见我一丝不挂的样子,才想到昨天是喝醉了,但发生了什么就不记得了。第一次由女人扶着拉尿,有些不好意思,但毕竟昨天喝了很多酒,僵持了一下就哗啦啦的拉起来,拉了小半盆呢,王姨放开扶我的手去倒尿,我腿一软就躺回了床上。     王姨怒怒的说:“看不,要是去厕所拉还不倒在地上了。”王姨把我扶好,盖好被子,就去倒尿。过了一会,王姨拿了杯水给我喝。     喝完水我继续躺在被窝里说:“王姨,继续陪我睡一会啦,天还没有亮呢。”     王姨羞红脸说:“昨天是怕你吐在床上,你又要我和你一起睡,才睡在你的身边的,现在你都清醒了,还和你睡这成何体统?”     我瞪了她一样说:“你不是说昨天我叫你和我睡你就睡的吗?”。     王姨一边掀开被子躺在我身边,一边说:“都说昨天怕你吐起来没有人照顾了,现在不同了。”     我继续搂着她的脖子说:“搂着你有一种楼着妈的感觉。”说完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酒后多尿,再醒来天也快亮了。     我咪着眼说:“王姨,我想拉尿。”     王姨说:“你别搂着我那么紧,我又不会跑,恐怕老婆跑了一样。”     我瞪开眼望着她,她知道说漏嘴了,羞红的脸赶紧背过去拿脸盆。     王姨让我坐在床边缘拉尿,怕我腿软头晕,这一次好快就拉了,没有了上一次的羞涩,因为那个鸡脖子这次是软软的,把一些尿拉到了鸡嗉囊上了,王姨伸手到床边拿来昨晚准备好怕我吐的纸巾给我擦干净,我动情的搂着她,亲她的嘴,还把舌头伸到她嘴里。我搂着她躺下,伸手到她的上衣里抚摸着她的乳房,她没有阻拦,任由我摸着,也不主动摸我,我想她心里有一个结吧。     我坐了起来,一个手摸她的乳房,一个手伸到她的裤子里摸着她那块心仪之地,我的手没有摸到毛毛,看来是一个白虎,还是一个馒头逼,王姨闭着眼睛任由我抚玩着。我感觉到她的乳头硬了,那个洞洞口也湿润起来。我慢慢解开王姨的衣扣和脱了她的裤子,王姨买的文胸和内裤都是素色没有丝毫性感的内衣。     我分开她的腿,用手拨开那两片闭合着的嘴唇,露出那个小洞,我把我的那根硬邦邦的棍子慢慢戳进去。     王姨脸红的像一张大红,纸闭着眼睛说道:“小刚,你慢点,我好久没有做了,怕适应不了你们年轻人的激情。”     毕竟是中年妇女了,那个洞洞不像年轻人那么紧了,或者也生了孩子,有些松了,但那种和熟妇做爱的感觉却是和女孩子有很大的不同。我抽动着,撞击着她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响声和“唧唧”抽动声。王姨始终闭着眼睛,呼吸越来越紧促,我俯下身子,王姨用手搂紧我的身子,用腿夹紧我的屁股,我感觉到她的阴道一阵比一阵紧的收缩,我一阵眩晕,茎茎规律的颤抖着,我们俩搂着睡着了。     等到彻底醒来,天都大亮了,王姨羞羞的说:“小刚,以后别整天搂的我那么紧,人都给了你啦,你又是我的大恩人,肯定不会跑了的。”     我放开她,她站在床边穿着衣服,我伸手摸着她的屁股,她扭动着屁股说:“真受不了你们年轻人的性爱。”     王姨赶紧到伙房准备早餐,我也下地到卫生间拉尿,因为是热天,也没有穿衣服就到厅里去喝水了,王姨见到就说:“小刚,你也不穿件衣服。”     我笑着说:“大热天的,又没有外人,昨天晚上也给你看完了,穿不穿又有什么意思。”     王姨红着脸说:“真跟不上你们年轻人。”     一边吃着早餐,我一边说:“王姨,你怎么不吃?”    王姨说道:“我怎么能和你一起吃饭呢?我说大了也就是你请回来的保姆,怎么能和主人一起吃饭呢?”    我玩笑着说:“那有那么多讲究,再说刚才你和我干啥来着,岂不是男主人和女保姆有不轨行为?”    王姨羞红着脸说:“小刚,别提刚才那档子事,羞死我了。说的不好听还以为是我勾引男主人呢。哎,你不是说开餐厅的吗?我到你餐厅帮忙好吗?反正在家也是闲坐。”     我高兴的说:“好啊!你要多少钱工钱?反正我也打算请些妈妈级的人,我们餐厅叫妈妈的味道。”     王姨有些恼恼的说:“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你救了我,给我吃给我住,我就是你的人,我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说钱还是人吗?”     我拉着王姨的手没有说话。王姨嚷着要第二天就去餐厅帮忙,我说让她养几天,身体还很虚弱,她别不过就过了两天才跟着我到了餐厅,这几天家里被王姨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不像一个单身男人住的地方了。